您所在位置:> 昆明教育网首页 > 亲子 > 正文

请了月薪过万的金牌月嫂 产妇却伤口感染产后抑郁

2019-07-02 18:13:14 来源:新民晚报 繁体中文 有奖报错 我要发表评论 打印正文 关闭页面

  坐月子时聘请月嫂,是现在很多人的选择,可是上海李先生家的遭遇有点闹心,花了15800元,妻子却没能得到好的照顾。

  生完小孩至今两个多月,李先生妻子竺女士没有初为人母的喜悦,反而经常情绪低落,变得敏感、暴躁。

  在丈夫李先生看来,造成妻子产后抑郁的一大“祸首”,就是当初聘请了两名毫不靠谱的“金牌月嫂”,导致妻子没出月子期间,就先后出现了伤口感染溃烂、低烧20余天、急性乳腺炎等多重病症。

  李先生说,两名月嫂均来自母婴护理中心“月嫂来了”,谁料想,所谓“金牌”竟只体现在价格上,实际服务质量令人大跌眼镜。

  不清洁导致产妇发炎

  去年12月,李先生在“月嫂来了”长宁店为妻子聘请了一名陈姓月嫂,费用为15800元/26天,双方约定月嫂每周休息一天。

  记者在李先生签订的合同中看到,关于“月嫂在户服务类目”,其中写明了月嫂应对产妇进行专业护理,包括产褥期的护理、会阴部护理、伤口护理等等。在该份合同中,“月嫂来了”盖章名称为上海月内实业有限公司。

△李先生与”月嫂来了“签订的合同中写明了护理项目 新民晚报记者 夏韵 摄

△李先生与”月嫂来了“签订的合同中写明了护理项目 新民晚报记者 夏韵 摄

  李先生介绍,在聘请前,“月嫂来了”给他展示了陈姓月嫂持有的健康证、母婴护理证等各种上岗证书,并宣称其具有多年产后护理经验。

  “但做的事情根本不专业!”李先生告诉记者,4月16日,妻子从医院生产完回家,当天陈姓月嫂到家服务。从第一天到第四天,妻子竺女士反复要求检查下身以及洗澡,但都被这名陈阿姨以“产妇不能受风”等理由拒绝检查、擦洗,还要求产妇一定要捂好被子。

  到了4月21日,妻子下体出现红肿、流脓,他和家人把妻子紧急送往三甲医院检查。经医生诊断,这是产褥期不卫生所致的感染症状。“出院时还是好好的,月嫂来了几天,我妻子倒感染发炎了!”李先生气愤道。他强调,妻子顺产完的出院报告上说明,产后无异常情况,会阴部伤口愈合情况为“好”,医生也说了产后即可沐浴。

  因外阴和内阴两侧感染,竺女士还低烧了数天,情绪失控多次,整个人的状态非常糟糕。这让身为丈夫的李先生内心十分自责,随即,他向“月嫂来了”提出更换人员服务。

△“月嫂来了”提供给李先生家的第一名月嫂 来源/采访对象供图(下同)

△“月嫂来了”提供给李先生家的第一名月嫂 来源/采访对象供图(下同)

  涨奶后6小时按压

  经协商,4月20日,“月嫂来了”派出了新月嫂黄阿姨顶替前来,并称黄阿姨同属15800元的等级,是公司的老月嫂。那么这名黄阿姨靠谱吗?

  李先生说,他家中的监控探头显示,这名黄阿姨在岗时频繁玩手机,“经常是一边抱着宝宝一边玩手机,在家里打电话特别大声,完全不懂得产妇需要安静。”

  5月12日,妻子涨奶疼痛,这名黄阿姨自称能处理,“长达6小时,粗暴按压我妻子的乳腺奶结。”李先生表示,当天按了一两小时没效果,妻子就希望不要按了,改去医院治疗。但没想到黄阿姨一直不同意,坚称自己可以“搞定”,不用去医院。然而,最终李先生的妻子患上了急性乳腺炎,疼痛难忍,连续两天在医院挂水。

△第二名月嫂在家中带孩子的情景

△第二名月嫂在家中带孩子的情景

  更令李先生难以置信的是,他在和黄阿姨的聊天中得知,这名月嫂其实是首次来沪务工,而且“月嫂来了”给她定级的档次实为12800元,并非他合同中的15800元。“人家是第一次到上海做保姆,我严重怀疑根本就是新手,上岗信息造假。”

  公司回应有资质

  看到妻子情况越来越糟,李先生决定辞退黄阿姨,提前与“月嫂来了”公司解约。李先生认为,两名月嫂都没有一点护理常识,使得妻子身心遭遇双重打击,“月嫂来了”理应全额退款,作出道歉,并赔付相关费。

△至今,双方未就费用问题达成一致

△至今,双方未就费用问题达成一致

  6月27日,记者联系到“月嫂来了”客服负责人陈女士。对于雇主对月嫂上岗信息造假的质疑,陈女士回应全部真实,两任月嫂的上岗证书电子版都曾微信转发李先生看过,“他有怀疑,可以自己上网去查,全部查得到的。”

  记者问,既然月嫂具有上岗资质,为何做出的事却如此不专业?

  陈女士说,第一个陈阿姨当时主动询问过产妇要不要下体清洁,但遭到对方拒绝,“这个事情比较隐私,产妇希望自己丈夫来做。”她回答记者,是李先生的妻子拒绝了这项服务,而不是月嫂找借口不清洁。

  那么,第二个黄阿姨“粗暴按压乳腺6小时”又是怎么回事呢?

  陈女士解释,产妇出现涨奶很普遍,产妇的急性乳腺炎与月嫂按压手法专不专业,两者没有直接因果关系。

  另外,陈女士还辩称,第二个月嫂已在上海其他家政公司做过多年,经验丰富,只是第一次与“月嫂来了”合作,其否认了李先生的“新手”质疑。

  截至发稿前,双方就费用问题仍未达成一致。“这次经历给我妻子带来了无法弥补的心灵创伤。”李先生希望,“月嫂来了”管理层能正视两名月嫂在服务过程中的种种失职,主动联系客户协商后续退款、赔偿事宜,尽早解决问题。

  网站声明:本网登载此文仅出于信息分享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如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。

声明:昆明教育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

Copyright © 2006-2019 km.hbeinew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昆明教育网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QQ咨询:1551752977


网站备案号 ICP备11035925号